“不留家庭书面作业”成空话(图)

讯 “深圳今年不是明令小学三年级以下不留家庭书面作业吗?怎么我女儿这学期还是有那么多作业,一天要做3个小时?”昨天,一名孙姓学生家长向记者投诉,说孩子今年的家庭作业并没有减少。记者随即采访了多名小学一至三年级学生家长,发现绝大多数小学低年级学生,每天家庭作业超过一小时,教育部门提出的“小学三年级以下不留家庭书面作业”几乎成了一句空话。

家长抱怨:小学生作业每晚做到十点多今年初,我市教育局提出:作为全国的“减负”试点,深圳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,严格控制作业总量,小学三年级以下不留家庭书面作业。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这一“减负令”在新学期里并没有发生作用,从开学三周来的情况看,小学低年级学生的家庭作业并不见减少。

孙先生的女儿在南山区茶光小学读三年级,说起孩子的家庭作业就来火。“语文老师要求,一篇古诗要抄10遍,光语文一科的家庭作业就要一个半小时;加上数学、英语作业,小孩哪天的作业都不少于3个小时。”孙先生说,他女儿下午放学17时到家后,要忙到21时半才冲凉睡觉,其间除吃饭外,基本上都在做作业。

刘先生的孩子在宝安区上屋小学读二年级,刘先生也告诉记者,跟上学期比较,今年孩子的家庭作业一点也不见少,“每天都要做《黄冈小状元》练习册,基本都在1小时以上,‘减负令’没有起什么作用。”刘先生说。

说起孩子的家庭作业,家长们在网上“声讨”得特别热烈。“我小孩刚上小学一年级,每天晚上到家做作业都要两个小时。特别是语文作业最多,小孩连笔顺都没有完全学会,老师就布置特别多的生字,一连写十几个生字,一个写6遍,还要组几组词,英语也要听、默写。数学也最少一到两页。”一名网友说。

“我的小孩在观澜一所公立小学读书,开学前看到深圳作为素质教育试点城市,中小学生要减负的新闻曾让我欣慰了一阵。谁知新学期一开学,就被要求订《语文黄冈小状元》、《数学黄冈小状元》、《语文学习周报》、《数学学习周报》、《英语课堂跟踪》、《英语第一课堂》……这些是老师平时布置要做的作业,除此之外,学校还发了配套的作业练习册:语文知识能力训练、数学知识能力训练、英语知识能力训练、小学生语文写字、英语的copybook等。反正,现在小孩晚上的作业是写到手软,每天基本要做到10点左右才能完成。”

老师诉苦:考核以成绩排队,不留家庭作业不行啊市教育局既然已经明确要求“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”,并具体提出“小学三年级以下不留家庭书面作业”,为什么老师还是热情不减,家庭作业不见减少呢?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校长、老师也有他们的无奈之处。

“不布置家庭作业我也高兴啊,作业布置得多,我也改得多,这不也增加工作量吗,但不留家庭作业不行啊。”说起家庭作业,在罗湖一所小学任三年级语文教师的杨老师感觉特别无奈。她告诉记者,每天她都会给学生留半个小时左右的家庭作业,加上数学、英语老师布置的作业,一天大约一个半小时的量。但从接到的电话看,有的学生叫苦,说布置多了,但有的家长又说作业少了。“学生家长也是众口难调的,我一个学生,每天做完老师留的作业后,还要做他爸爸布置的奥数题,而课后到培训机构上课的更不是少数。”杨老师说。

“学生‘减负’都喊了几十年了,到现在都没有减下来,还是没办法,这肯定不是校长、老师的问题,背后有复杂的社会原因。”福田一所名校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这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校长告诉记者,学生“减负”,不说全国喊了几十年,仅仅深圳,2000年市教育局就发布了《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负担的意见》,要求严格控制学生的课外作业量,其中小学一、二年级不留家庭作业,其他年级每日课外作业量不超过1小时,初中各年级不超过1.5小时。但十多年来并没有见效,以致现在老问题又不断被重复提起,其根源在于高考、中考制度,以及社会观念、分配机制等。

小学生跟中考、高考离得还比较远,为什么也难以“减负”?该校长直言不讳地说,有两个原因。一是深圳外国语学校的初一还是通过考试招生,各学校都在比拼录取的数量,家长也通过这个指标来看学校。二是每年各区教育局都要举行统考,都会有一个内部掌握的排名,如果成绩不行,校长、老师都会受到批评。“多做些作业,学的东西肯定能扎实些,因此,小学生留家庭作业,肯定就跟初三、高中补课一样,都是屡禁不止的。”该校长说。

教育专家:“减负”虽然难行,但还是可以有所作为对于学生“减负”,市教育局曾表示,将“建立学科作业协调机制和监督制度”。记者昨天联系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,并没有了解到“学科作业协调机制和监督制度”建立的进展情况,但记者了解到,已有学校准备了对策:如果教育局到学校进行学生调查,老师会事先告诉学生:“如果问作业多不多,一定要说不多。”

深圳大学社会科学教研部副主任刘志山教授认为,在这种“唯考试结果论”的教育体制中,老师和学校的最终目的是要把学生的成绩搞好,为升学搭桥。学校对老师的年终考核是以成绩说话;社会、家长对学校的评价也是看升学率,在这种情况下实难指望学校减负。

中国教育学刊常务副主编鲍东明曾参加过教育部“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”专题座谈会,他认为,虽然“减负”难行,还是可以有所作为。“有两个解决路径。一是堵,即规范教育部门的办学行为,重点在几个纠正:纠正教育部门、学校违背教育方针、教育政策的行为;纠正教育部门、学校违反教育规律的行为;纠正教育部门、学校违背中小学生或者青少年身心发展规律的行为;还有纠正违背中小学生成人成才规律的行为。二是导,引导广大教师进行课堂教学改革实验,提高课堂学习效率,引导高校专家面向学校和基层开展课改实验。”

复杂的原因让取消家庭作业难以成为现实,那么家庭作业能不能少而精呢?学生家长刘先生告诉记者,他发现孩子的数学作业总是1、3、5、7、9题是课堂作业,2、4、6、8、10题是家庭作业,或者一套试卷,很明显老师没有下功夫,只是采用简单的“题海战术”,这让学生不堪其苦。孙先生也认为,语文一抄写就是10遍甚至几十遍,这种机械重复的作业不仅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挫伤了学生的学习兴趣。对此,省级优秀老师方老师也认为,老师不用心选题、编题,确实是学生负担过重的一大原因。精心地编一个题目给学生做,可能比简单地做10个题目都有效,老师应该通过“少而精”的家庭作业,让“减负”与提高成绩两不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