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情散文:故乡的秧歌队

地处山沟沟里的故乡,活跃着一支乡村秧歌队,每当夜幕降临,太阳能路灯一亮,她们便在村文化广场就扭动起来了。

立夏至,昼渐长。山村里的气温低,物侯迟。暮春夏至,天气才真正暖和起来了,缩了一冬手脚的秧歌队的舞伴们,内心早已蠢蠢欲动,跃跃欲试了。

村委会办公楼前面的文化广场,每晚七点半左右,广场的太阳能灯亮起,就有大婶们穿着舞衣,提着音箱,开始领跳广场舞,十几个高矮瘦胖不一致的妇女们跟上跳广场舞了。只要天不刮风天不下雨,广场舞就不会间断。从远处看或者听,这村里的广场舞和城里的差不多,近处一看,可差的十万八千里。与其说是跳广场舞,还不如说是一群妇女们胡乱走动。这也不怪这些舞者,她们的素质就决定了她们只能这样跳舞了。

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,村里的青壮劳力都到南方打工,媳妇们都到城里租房照顾孩子上学去了,还有一些稍有劳动力的中老年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,就是当一名临时的街道清洁工,一月挣两千多元,总比在地里务一年庄稼挣的多,村里留下的除了老弱病残外,就有两类人还滞留在村里:一类是贫困户,孩子城里上不起学的家长,在村上照看孩子上学;还有一类,就是富裕户,大一点的孩子在城里上学,小一点的孩子留给村里的父母亲喂养。广场跳舞的正是由这些人组成的,所以,秧歌队素质和能力参差不齐,就见怪不怪了。

从我记事起,村里年年都要耍社火,扭秧歌,这是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项目。本来村里就有通过心授口传下来的能歌善舞的传承人,还有传承下来的那些歌把式“的,她们才是村里能唱戏、耍社火、扭秧歌的能手和骨干。由于生活所迫,她们都到外面打工挣钱去,或随子女们到城里带孙子去了。村里剩下的这两类人,她们从生下来就从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跳舞扭秧歌,做梦都不敢想,正是因为村里实在没人,凑不够人数,秧歌舞蹈起不了阵势,所以领舞者就三番五次,软磨硬泡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进行教育劝说,她们怀着“人生能有几回搏“的勇气,最后“敢着鸭子上架!领舞者们把自已曾用过的旧舞衣赠送给她们,她们十分感动,还有几个脚上有疾走路都走不稳当的妇女,终于圆了她们扭秧歌的梦想。

我随着秧歌舞曲的节奏,踱步到广场边上,仔细观看。我看着她们,心情很不平静。随即坐在休闲椅上,眼前的情景,让我忽然浮现六十年代时期全民跳忠字舞的情形,全村人手捧红宝书,男女老少齐上阵,跳舞也就是耍传统社火秧歌舞时的“踏十字步”。那时村民们是多么的热爱和自信。我暗自叹息,历史有时候是多么的惊人相似,文化再隔代她也是相同的。

领舞者跳得正酣,我仔细看了看,其实,扭秧歌“万变不离其宗”。秧歌舞的基本舞步还是走得“十字步“,和当年的忠字舞“、和世代相传的耍社火跳的“秧歌舞“都是一样的。领舞者带劲,舞伴们也带劲,就是有劲出不到地方上,跳不到节奏上来罢了。但是,她们个个跳得很嗨,都很认真,很用劲,精神昂扬,欢快喜庆,洋洋自意,不亦乐乎!我想,她们这不是薪火相传吗?祖祖辈辈留传下来的传统文化项目一一耍社火的秧歌舞,眼看着就要失传了,是她们承担起了这个责任,虽然她们的舞姿和身体条件及文化素质还不如人意、还不尽完美!

在帮扶单位的精准帮扶下,全村实现了整村脱贫,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,村文化广场和通户巷道全都硬化了,太阳能板路灯覆盖全村,村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。她们现在好像还缺一点什么,她们正在自发地在寻找些什么?她们已经不满足“老公老婆娃娃热炕头”的农耕生活,想要更高的精神向往和文化追求。

我在深思着,一个伟人说过,没有文化的复兴,就没有民族的复兴。我想,乡村振兴应当让乡村文化当“先行官”。民之魂,文以化之,国之魂,文以铸之。其实,真正的精神文明,她不在高楼大厦里,不在富人豪宅区,也不在高档影剧院里,她就在僻街小巷里,就在山区农村的文化广场和村民们的庭院里!

秧歌舞曲的音乐声响彻山野,秧歌队员们还在尽情地跳扭着,虽然其中有几个还跳不到点子上,但是,山村里扭秧歌的她们,已成为故乡村子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!

作者简介:许忠学,天水市秦州区人。曾任教师,教育专干,党委政府秘书,税务管理员等。现已退休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