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渊洁不让儿子去学校自己编写教材在家教儿子他成才了吗

有这么一位长期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人物,他连小学都没能毕业,而且还是被学校开除的,他就是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。

一个小学肄业生,要亲自编写教材,教育小学毕业的儿子,这事怎么听都感觉不靠谱。

你可能想不到,郑渊洁的父亲曾是一位教员,郑渊洁爱看书的习惯就是受父亲的影响。

父亲对郑渊洁的教育没有刻板教条,反而多了一些放任自流,并且多以鼓励为主。

这也就使得郑渊洁从小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在父母眼里,这是孩子的天性,而在一些固执的人眼中,这就是叛逆。

当然,郑渊洁做错事之后,也会挨批,还会被要求写检讨,检讨写得多了,郑渊洁的写作能力也上去了,他的检讨常常能把父亲看乐了。

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让大家写命题作文《我长大了干什么》,班上同学写的都是当科学家、医生之类的,而郑渊洁写的却是:我长大了当掏粪工人。

好在当时郑渊洁的老师并不觉得有什么,反而觉得郑渊洁写得很好,并且把郑渊洁的这篇作文推荐到了校刊上刊登。

在郑渊洁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因为种种原因转到了一个自发组织的子弟小学上学。

结果老师把郑渊洁批评了一顿,并且让他当着全部同学的面说一百遍:“我是我们班最没出息的人!”

郑渊洁说到一半就忍不了了,他将自己身上的鞭炮引燃,在一片混乱中被赶出了教室,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涯。

后来郑渊洁服了5年的兵役,在部队是负责维修战斗机的,也许正是这样的军旅生活,让郑渊洁有了创作《舒克和贝塔历险记》的灵感。

别看郑渊洁小学没毕业,在部队考试的时候,郑渊洁的数理化课都考了九十多分的高分,这都得益于郑渊洁从小爱读书、爱钻研。

1977年,22岁的郑渊洁正式开始文学创作,两年之后《黑黑在诚实岛》在杂志上发表。

这是郑渊洁的第一篇童话作品,当时郑渊洁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在童话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,更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世界上写童话最多的作家。

后来,皮皮鲁、鲁西西、舒克、贝塔等童话形象接踵而出,为许多小朋友编织了美好的童年,也教会他们勇敢和善良。

1981郑渊洁已经做到了一家期刊的编辑,这期间,郑渊洁萌生了一种想法:创办一本只刊登自己一个人作品的期刊。

1985年,他自己创办了《童话大王》杂志,于是就有了一个人写一本期刊并且长达二十多年的世界纪录。

这一年,郑渊洁的儿子刚刚两岁,郑渊洁管儿子叫“哥”,儿子对郑渊洁表示其名,这样“损友”一般的父子关系正式开始。

郑渊洁的儿子叫郑亚旗,郑亚旗完全继承了父亲的聪慧机敏、天真善良,当然也继承了父亲的“不靠谱”和“不着调”。

童年的郑亚旗也就成了郑渊洁的灵感来源,那个成绩不好,也不乖巧,但却勇敢善良的皮皮鲁,正是以他为原型。

郑亚旗比《童话大王》大两岁,他对父亲说:别人都叫你“童话大王”,那你是不是应该管我叫哥?

像自己的父亲“散养”自己一样,郑渊洁对郑亚旗大多时候也采取“散养”的政策,不同的是,郑渊洁对儿子的兴趣爱好会加以引导。

还没上学的时候,郑亚旗就迷上了看电影、看动画片。和其他家长不同,郑渊洁对于儿子看动画片表示支持。

后来,仅仅靠着电视上定时播放的动画片和电影已经满足不了郑亚旗了,郑渊洁就经常带着儿子到店里租录像带。

为了培养儿子影视剧方面的爱好,郑渊洁还买了一台录像机,他自己先看一遍,觉得适合儿子看,就录下来,给他看。

这为将来郑亚旗的事业发展影响深远,当然,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坏处,郑亚旗早早地就戴上了眼镜。

郑亚旗小学毕业之后,郑渊洁没有让他继续在学校读书,而是在家为他办了个“私塾”。

他还别出心裁地用编写童话的方式来为儿子编写教材,在他为儿子编写的10部教材中,皮皮鲁、舒克、贝塔等童话人物贯穿其中。

其中有一部《皮皮鲁和419宗罪》是郑渊洁为儿子编写的法制片教材,后来这篇教材在最高检察院的支持下,被开发成一款针对青少年的普法游戏。

原本以为自己精心为儿子编写的教材和学习方式,可以很好地帮助儿子成长,但是现实并非如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郑亚旗并不知道什么是F4,就去请教自己的父亲,郑渊洁说F4是战斗机,郑亚旗赶紧回答网友:知道,F4是战斗机。

是啊,离开了学校,郑亚旗的人际交往就成了问题,于是,郑渊洁决定在儿子18岁之后让他开始独自面对生活。

18岁生日的时候,郑渊洁送给了儿子一辆车,并对他说:你以后不能从我这里要一分钱了。对于礼物和要求,儿子都欣然接受。

一次他发现一个超市在招搬运工,他觉得这个活自己可以干,于是他每天开着奥迪车到超市扛鸡蛋。

自己是个大作家,儿子却到超市去给人扛鸡蛋,对此郑渊洁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?

郑渊洁曾在节目中讲到过儿子去超市给人扛鸡蛋,回忆起此事,他脸上难以骄傲和自豪,他觉得儿子长大了,可以自食其力了。

郑亚旗一边扛鸡蛋,一边寻求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,在父亲的建议下,他直接找到一家报社的领导,提出要做电脑技术人员,工资看着给就行。

这对“损友”一般的父子,他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,而他们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

郑渊洁还曾是“炒房达人”,在郑亚旗还没出生的时候,郑渊洁就在北京买了10套房子,当时北京的房价也只有一千多,现在这些房子价值几何?不敢相信。

但是郑渊洁买房子可不是为了炒房,他的理由更加“凡尔赛”:为了存放那些读者寄来的信件。

在郑渊洁看来,信件的价值要远远高于房子的价值,尤其是互联网发达的今天,那些信件更加显得尤为珍贵。

2008年,郑渊洁走进贫困地区,教那里的孩子们写文章,当地的贫穷深深地触动了郑渊洁,他当场写下了《红枣女孩》这篇童话。

这篇童话引起了人们对贫困儿童的广泛关注,郑渊洁也顺势而为,通过电视台,经过3个月的出镜,共筹集了5个亿的善款。

作为只有小学文凭的郑亚旗曾到全国多所小学进行演讲,更被北京史家小学聘为“成长导师”。

2018年,威廉希尔郑亚旗准备制作动画片《舒克贝塔》,为了寻找合适的导演,郑亚旗甚至将目光投向国外,但是有动画连续剧经验的导演实在是太难找了。

没有办法,郑亚旗只能把自己当成鸭子赶上架,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这部52集的动画片终于出现在观众面前,这部动画片仅仅播出8集的时候,播放量就已经突破了5000万。

而且这部动画片还成为了弹幕最多的动画片,它勾起了许多中年人的童年回忆,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父母和孩子可以一起观看的佳作。

如今郑渊洁已经67岁了,但是依旧保持一颗童心,他说自己坚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,然后尽快把一天的工作做完,这样才不会影响玩耍的心情。

而郑亚旗也事业有成,不仅自己的公司如火如荼,自己也曾多次作为嘉宾和讲师,走进小学,甚至少管所,为青少年们进行讲座。

青少年成长的最佳途径还是走进学校,接受正规的素质教育,所以郑渊洁选择尊重女儿的意愿,让她在校园里快乐地成长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